根據媒體報導,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已宣佈在就職後仍然會繼續兼任黨主席。這件事之所以值得關注,有幾點理由,也值得國民黨和台灣民眾思考。 從民主政治的理論來看,蔡英文就職後兼任黨主席並無違背民主原理之處。反倒是國民黨馬英九總統在2008年就職後不兼黨主席,才是怪異的現象。馬英九總統當時所持的理由是黨政分離,要做全民總統,這完全是觀念錯亂,而且讓自己陷於這種錯亂中。 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,政黨是統整行政與立法的一個重要平台。不論是2008年或2016年,人民既選了個人,也選擇了政黨來治理國家,這二者之間本來就應該是一個聯結的有機體,而總統兼任黨主席就是最好的機制。民主政治的核心是向人民負責,四年一次的選舉由選民來評鑑好壞,與總統是否兼任黨主席根本無關。 至於全民總統,在民主理論中根本是無稽之談,因為全民總統是一個主觀的認知,與兼不兼黨主席根本無關,而且四年就要由選民評鑑一次,這個機制就足以約制執政黨及候選人的政策,根本不用什麼全民總統的表態。 馬總統大概發現不兼任黨主席之後,有執政上的困難,因此在2009年再度回鍋擔任黨主席,那時的說法是「以黨輔政」,怕的就是「以黨領政」這四個字。美國是柔性政黨,不會以黨領政,然而,即使是英國,也是以黨領政。換言之,在民主體制下,「以黨領政」根本不是問題,可卻成了馬總統的心病。 比較有意思的是,蔡英文曾批評馬英九總統兼任黨主席,她認為馬政府已完全執政,立法院有三分之二的席次,但馬總統卻要以黨制約國會,行政部門借由黨的力量去支應國會的力量,憲政上的分權都沒有了;因此若當選總統,且國會拿下過半席次,她不會兼任黨主席。 現在蔡主席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,不過,蔡主席要砸自己腳的事情可多了,例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等等。 這個比較可以說明三件事。第一件事,民進黨打臉自己,完全臉不紅,氣不喘。對此,蔡英文只說了一句:「我說過的話,我當然自己要去承擔」。但一句反省都沒有,那裡是承擔。 第二件事,國民黨論述能力之不足,而馬總統對民主政治之不深,因此面對批評,根本沒有為自己辯護的底氣。 最後一件事,我們要特別強調,總統兼任黨主席固然不違民主原則,而且理論上有利於黨政溝通,使執政更有效率,但這只是理論上而已。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效果如何,還是要看實際操作如何。馬總統因為過於拘謹,把自己綁手綁腳,因此兼了黨主席也難以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功效。我們擔心的是,蔡主席可能走向另一個極端,也就是因為大權在握,而越過了濫權的紅線。我們所期待的,是在這兩個極端中間的中道,也希望蔡主席未來能嚴守民主的分際,不要讓權力跑出了籠子。 【中央網路報】



濾水器選擇參考

濾水器

過濾器

濾水器

過濾器

濾水器水世界 過濾器水世界

創作者介紹

張姿穎

richarortix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